新产出的阿富汗祖母绿

在历史上,阿富汗便是一个著名的出产高品质祖母绿的地区,此处产出的祖母绿因其美丽的颜色和可观的粒度而驰名业界。近几十年来,尽管时局动荡政治混乱,这个地区最近再次开采出一批质量和粒度都极为抢眼的宝石。在过去的几个月,SSEF便对其中的一些进行了检测和鉴定。

图1:2017年9月,经SSEF鉴定的新产出的阿富汗祖母绿(约1.5至6克拉),这批宝石有着极高的净度。图片:J.S Xaysonghkam. SSEF

M. S. Krzemnicki博士撰稿,最初发表在 Facette 24 (2018年2月)

在历史上,阿富汗便是一个著名的出产高品质祖母绿的地区,此处产出的祖母绿因其美丽的颜色和可观的粒度而驰名业界。近几十年来,尽管时局动荡政治混乱,这个地区最近再次开采出一批质量和粒度都极为抢眼的宝石。在过去的几个月,SSEF便对其中的一些进行了检测和鉴定。在2015年12月佳士得香港的拍卖会上,一枚重约10克拉,来自潘杰希尔Panjshir矿场的绝美的祖母绿的成功拍出,象征着阿富汗祖母绿复兴的开始。

从宝石学的角度来看,我们认为来自阿富汗的祖母绿有两种不同的类型,其一是在文献中已有相当深入的研究的典型的阿富汗产区祖母绿(Bowersox等人,1991,G&G宝石与宝石学; Schwarz and Pardieu,2009,InColor)。其二便是与哥伦比亚祖母绿特性非常相近的新品种,后者大概在2017年初进入市场。据报导,这些来自阿富汗的新祖母绿类型是在潘杰希尔矿区里的某个单一矿囊中被发现的,而这种新发现的阿富汗祖母绿对宝石学界和宝石鉴定所都提出了一些新的挑战。它们有着卓越的品质和净度,在许多方面包括其颜色,都可以与最优质的哥伦比亚祖母绿一较高下。

2017年9月,SSEF即有幸对一组高品质的来自阿富汗的新类型的祖母绿进行了分析和鉴定,揭开她的神秘面纱,并最终厘清了区分该类型祖母绿与哥伦比亚祖母绿的产地的鉴定依据。

显微镜下观察显示,来自阿富汗的新类型的祖母绿有着与哥伦比亚祖母绿非常相似的不规则及锯齿状状的流体包裹体(三相和多相)。并且常见有大量以祖母绿晶体的c轴的方向延长的非常细长的平行中空管状包裹体(图2),这些特征很具有迷惑性,因为类似的特征在哥伦比亚祖母绿中亦是广为人知。而显著的差异则是我们在所有的阿富汗的祖母绿标本中,并没有发现明显的(六边形)粒状纹理,这一特征在哥伦比亚的祖母绿中却是很常见的。我们仅在一枚阿富汗的祖母绿标本中,观察到一种非常微弱且更类似于雪佛龙状(Chevron-like)的生长纹理,同时还可观察到几个非常细小且呈折线状的中空管状包裹体(图3)。

图2:来自阿富汗的新产出的祖母绿,除了沿着c轴细长的平行空管状包裹体,几乎没有其它包裹体。 图片:M.S. Krzemnicki. SSEF

常规的宝石学测试显示,这些新的阿富汗祖母绿的比重大约为2.72,与哥伦比亚的一致,而折射率(大约从1.582到1.592)则略高于大多数哥伦比亚祖母绿。

其颜色是由微量元素铬、钒和铁所致,这与哥伦比亚祖母绿非常相似。当用X射线荧光分析仪ED-XRF进行测量时,我们发现最重要的差异是这些祖母绿中的铁含量约占0.3-0.4质量百分数wt%(以三氧化二铁计),其数值明显的高于哥伦比亚祖母绿的铁含量(通常明显小于0.1wt%)。钪含量的变化范围较大,从0.02wt%到0.14wt%,因此钪的含量不能够作为此类阿富汗祖母绿的化学成分特征。

在这些新类型的祖母绿的吸收光谱中,可见光范围内的吸收带主要是由铬元素和钒元素的吸收相叠加形成的。光谱中位于850纳米处小的铁吸收带(图5)是阿富汗祖母绿的特征,而这通常不能在哥伦比亚祖母绿的吸收光谱被观察到。

综上所述,对阿富汗新发现的这些高品质祖母绿进行详细的分析研究使得我们获得了可靠的产地鉴定依据,能够将此类祖母绿与哥伦比亚祖母绿进行明确的区分,并成为首家能够给出此新类型祖母绿的产地的鉴定机构。但是,目前并不知道阿富汗是否会持续产出这类型的祖母绿,或者它仅是来自单一矿囊的一次幸运的发现。

图3:阿富汗此新类型的祖母绿中的非常细微的雪佛龙状生长纹理以及折线状空管。 图片:M.S. Krzemnicki. SSEF
图4:阿富汗新产出的祖母绿的X射线荧光ED-XRF光谱,类似于哥伦比亚祖母绿,但其中铁含量明显较高(0.359 质量百分比wt%,以三氧化二铁计)。图片:J.Braun. SSEF
图5:使用SSEF便携式紫外-可见光-近红外吸收UV-Vis-NIR光谱仪收集的阿富汗新产出的祖母绿的吸收光谱。这些祖母绿在近红外波长约850纳米处可观察到特征的小的铁吸收带。 图片:M.S.Krzemnicki. SS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