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帕拉依巴矿区考察之旅

2017年10月, SSEF宝石学家一行人有幸探访了巴西的一些帕拉依巴碧玺矿场,并实地调查走访了在帕拉依巴州和北里约格朗德州Rio Grande do Norte帕拉依巴碧玺的采矿程序、拣选方法、切割工艺以及贸易活动,获得了诸多来自当地的第一手资料。

图1:经SSEF鉴定的近10克拉优质帕拉依巴碧玺。图片:V.Lanzafame, SSEF

亚历山大·克鲁姆(Alexander Klumb)撰稿, 最初发表于 Facette 24 (2018年2月)

对于宝石鉴赏家和宝石学家来说,“帕拉依巴Paraíba” — 含铜和锰的锂电气石(碧玺Elbaite)– 是灵感的缪斯,是纯美的缩影,是一抹令人难以置信的色彩。自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于巴西的帕拉依巴州发现以来,业界和大众一直为之倾倒。时至今日,这个地区依然产出着一系列艳蓝色(至绿色)的世界上最优质的碧玺,在商业上亦称它的颜色为“电光蓝”或“霓虹蓝”。

帕拉依巴碧玺,最初由探矿者埃托尔·迪马斯·巴尔博萨Heitor Dimas Barbosa于1989年在巴西东北部帕拉依巴州的圣荷西·巴塔利亚(São José da Batalha)附近发现。由于其充满活力,超乎自然的颜色和稀少的产出,一经面世便立即在市场上引起了轰动。至今,高品质的帕拉依巴碧玺依然备受推崇,是世界上最为梦寐以求的宝石之一。

2017年10月, SSEF宝石学家一行人有幸探访了巴西的一些帕拉依巴碧玺矿场,并实地调查走访了在帕拉依巴州和北里约格朗德州Rio Grande do Norte帕拉依巴碧玺的采矿程序、拣选方法、切割工艺以及贸易活动,获得了诸多来自当地的第一手资料。这是一个能够详细研究帕拉依巴碧玺矿区的地质背景,并收集第一手样品的大好机会。正如我们亲眼所见,这些区域还产出许多其他令人惊叹的宝石,其宝石产出的多样性不仅仅局限于“帕拉依巴碧玺”。

图2:在通往巴塔利亚矿的道路上,圣荷西·巴塔利亚村入口处的标志。从左到右:塞巴斯汀·汉赛尔,亚历山大·克鲁姆和王昊博士。

SSEF瑞士珠宝研究院的王昊博士、塞巴斯汀·汉赛尔Sebastian Hänsel和亚历山大·克鲁姆Alexander Klumb在实地考察期间,非常幸运的得到了十分了解这个区域的卡罗·索玛Carlo Somma先生的向导,他对此次矿区考察的帮助匪浅。

图3:位于圣荷西·巴塔利亚São José da Batalha(帕拉依巴Paraíba)村附近巴塔利亚矿Batalha一览,该村于1989年发现第一批帕拉依巴碧玺。此处曾产出史上最为美丽令人惊艳的帕拉依巴宝石。图片:A.Klumb, SSEF

图4:穆隆古矿(北里约格朗德州)地貎,是我们考察期间唯一尚有少量产出的帕拉依巴碧玺矿床。 图片:A.Klumb, SSEF

为期一周的实地考察里,我们参访了几处著名的帕拉依巴碧玺矿床,它们分布于晚元古代变质岩厄瓜多尔地层中含有宝石的伟晶岩里,如靠近帕雷利亚斯市Parelhas的穆隆古Mulungu矿(也称为卡波拉耶Capoeira,博凯朗津尼奥Boqueirãozinho,或 CDM矿山),它是目前唯一仍少量产出帕拉依巴碧玺的矿床。

图5:由于裂理高度发育,巴西的帕拉依巴碧玺晶体几乎总是小于一克拉,如图所示,同时产出有许多不同颜色的碧玺。 图片:A. Klumb, SSEF

在野外考察期间,特别有趣的是看到了不同的宝石开采技术,从小型矿山的简单手工采矿到机械化大型矿山开采,不一而足。总而言之,此次巴西之旅让我们留下深刻的印象,这片地区发出的熠熠光芒显然超出所产出的宝石本身,丰富的宝石矿产也影响着日常生活的诸多层面,大部份的帕雷利亚斯市民都从事着宝石采矿或交易相关的职业。非常感谢矿主和贸易商们,他们慷慨地敞开大门让我们参观采矿工作并向我们展示他们收获的宝石。特别感谢卡罗·索玛Carlo Somma先生,塞巴斯汀·费雷拉先生Sebastian Ferreira和尼尔森·奥利维拉先生Nelson Oliveira先生对本次实地考察的支持和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