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塞俄比亚:祖母绿和蓝宝石的新产地

2016年,第一批据称产自于埃塞俄比亚南部沙基索镇Shakiso附近的新矿床的祖母绿现身宝石市场。时隔不久,其中部分高质量的宝石被提交到SSEF进行鉴定。们也对这批来自新产区的祖母绿进行了显微照相和分析数据的收集,并选择了一批来源可靠及实地采集的埃塞俄比亚产区的祖母绿作为参考材料,整合至我们的宝石标本库中。

图1:最近在SSEF分析鉴定的一小批来自埃塞俄比亚的祖母绿,大小从1.3到10克拉不等,呈现极具吸引力的浓郁的绿色。 图片:V. Lanzafame,SSEF

Michael S. Krzemnicki博士撰稿,最初发表于in Facette 24 (2018年2月)

多年以来,埃塞俄比亚在宝石贸易中作为欧泊的重要产区,而广为人知。1994年在西瓦省Shewa北部亚的斯亚贝巴Addis Ababa东北约240公里处的缅治佐Mezezo附近发现了第一个矿床,该处主要产出棕色体色的欧泊,并常因失水而产生裂纹和裂缝。后来自2008年起,在该国北部沃罗Wollo省威戈特纳Wegel Tena镇附近的层状火山岩中发现了一个更具代表性的欧泊矿床。此处产出的宝石让埃塞俄比亚在世界宝石贸易地图上拥有了一席之地。直到今日,该矿区依然持续地为珠宝市场提供着大量的包括部分高品质的贵欧泊。

从地质背景看,埃塞俄比亚位于莫桑比克活动带的北部。莫桑比克活动带是沿着非洲东部展开的一个重要的元古宙构造变质单元,这个大规模地质构造带如宝库一般,其间分布的宝石产区不胜枚举。因此,在这一区域内发现新的宝石矿床并不令人惊讶,相信不久的将来会发现更多的宝石矿床。

来自南方的祖母绿

2016年,第一批据称产自于埃塞俄比亚南部沙基索镇Shakiso附近的新矿床的祖母绿现身宝石市场。时隔不久,其中部分高质量的宝石被提交到SSEF进行鉴定(图1)。我们也对这批来自新产区的祖母绿进行了显微照相和分析数据的采集,并选择了一批来源可靠及实地采集的埃塞俄比亚产区的祖母绿作为参考材料,整合至我们的宝石标本库中。

来自埃塞俄比亚的这些新产地的祖母绿在很多方面与其它产自与云母片岩相关的矿床的祖母绿非常相似,例如赞比亚(卡夫布Kafubu)和巴西产区,但明显有别于产于哥伦比亚或阿富汗的祖母绿。埃塞俄比亚祖母绿的包裹体通常为矩形的二相到多相的流体包裹体(图2),以及平行于光轴的细小空管状物,深棕色云母(黑云母biotite)和一些棱柱状的角闪石;其吸收光谱显示与产自赞比亚和巴西的云母片岩矿床的祖母绿类似,由于较高的铁含量而在近红外范围内具有明显的吸收带。SSEF主要基于详细的痕量元素分析对这些新产区祖母绿进行产地鉴定(图3)。

此外,与其它产区的祖母绿一样,这个新产区的祖母绿中亦出现有经注油或注人造树脂处理的情况。

图2:来自埃塞俄比亚的祖母绿中,矩形-逗号形状的流体包裹体。这张照片中呈现出的不同颜色是由于祖母绿的多色性造成的。 图片:M.S. Krzemnicki,SSEF
图3:使用GemTOF激光剥蚀电感耦合等离子体飞行时间质谱仪测定出微量的硼和锂元素的含量,并绘制的二维散点图,对各产自于片岩矿床的祖母绿进行产地区分。 图:M.S. Krzemnicki,SSEF

来自北方的蓝宝石

除了上述在埃塞俄比亚南部新发现的祖母绿外,几乎同时,在偏远的埃塞俄比亚高地靠近厄立特里亚Eritrea边境,位于提格雷Tigray地区阿克苏姆市Aksum附近发现了一个新的蓝宝石矿床。这些蓝宝石产出于次生沉积的粉尘砂砾层中,与非洲东非大裂谷北端的碱性玄武岩相关。

据报导,这个新的矿床偶有大粒度和高品质的蓝宝石产出。然而,作为非常典型的玄武岩产区的蓝宝石,它们通常呈现较浓(甚至过深)的蓝色调(图4),因此需要(在斯里兰卡或泰国)进行热处理来优化它们的色泽和净度。

图4:来自埃塞俄比亚的蓝宝石原石和刻面宝石。 图片:SSEF
SSEF选择了一批这个新产区的蓝宝石样品并纳入了标样库,同时对其中一些样品进行了仔细的研究。这些蓝宝石从包裹体,光谱学性质以及微量元素等方面和其他玄武岩产区(卢旺达,尼日利亚,泰国,柬埔寨)十分相似。而其与经典变质岩产区的蓝宝石(克什米尔,斯里兰卡,缅甸)则可直接通过显微镜观察,吸收谱以及微量元素进行区分。

 

图5:埃塞俄比亚高原的景色。 图片:S. Hänsel, SSEF
图6:埃塞俄比亚玄武岩产区的蓝宝石的紫外-可见光谱。 图片:SS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