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塞俄比亞:祖母綠和藍寶石的新產地

2016年,第一批據稱產自於埃塞俄比亞南部沙基索鎮Shakiso附近的新礦床的祖母綠現身寶石市場。時隔不久,其中部分高質量的寶石被提交到SSEF進行鑑定(圖1)。我們也對這批來自新產區的祖母綠進行了顯微照相和分析數據的採集,並選擇了一批來源可靠及實地採集的埃塞俄比亞產區的祖母綠作為參考材料,整合至我們的寶石標本庫中。


圖1:最近在SSEF分析鑑定的一小批來自埃塞俄比亞的祖母綠,大小從1.3到10克拉不等,呈現極具吸引力的濃郁的綠色。圖片:V. Lanzafame,SSEF

Michael S. Krzemnicki撰稿,最初發表於in Facette 24 (2018年2月)

多年以來,埃塞俄比亞在寶石貿易中作為歐泊的重要產區,而廣為人知。 1994年在西瓦省Shewa北部亞的斯亞貝巴Addis Ababa東北約240公里處的緬治佐Mezezo附近發現了第一個礦床,該處主要產出棕色體色的歐泊,並常因失水而產生裂紋和裂縫。後來自2008年起,在該國北部沃羅Wollo省威戈特納Wegel Tena鎮附近的層狀火山岩中發現了一個更具代表性的歐泊礦床。此處產出的寶石讓埃塞俄比亞在世界寶石貿易地圖上擁有了一席之地。直到今日,該礦區依然持續地為珠寶市場提供著大量的包括部分高品質的貴歐泊。

從地質背景看,埃塞俄比亞位於莫桑比克活動帶的北部。莫桑比克活動帶是沿著非洲東部展開的一個重要的元古宙構造變質單元,這個大規模地質構造帶如寶庫一般,其間分佈的寶石產區不勝枚舉。因此,在這一區域內發現新的寶石礦床並不令人驚訝,相信不久的將來會發現更多的寶石礦床。

來自南方的祖母綠

2016年,第一批據稱產自於埃塞俄比亞南部沙基索鎮Shakiso附近的新礦床的祖母綠現身寶石市場。時隔不久,其中部分高質量的寶石被提交到SSEF進行鑑定(圖1)。我們也對這批來自新產區的祖母綠進行了顯微照相和分析數據的採集,並選擇了一批來源可靠及實地採集的埃塞俄比亞產區的祖母綠作為參考材料,整合至我們的寶石標本庫中。

來自埃塞俄比亞的這些新產地的祖母綠在很多方面與其它產自與雲母片岩相關的礦床的祖母綠非常相似,例如贊比亞(卡夫布Kafubu)和巴西產區,但明顯有別於產於哥倫比亞或阿富汗的祖母綠。埃塞俄比亞祖母綠的包裹體通常為矩形的二相到多相的流體包裹體(圖2),以及平行於光軸的細小空管狀物,深棕色雲母(黑雲母biotite)和一些棱柱狀的角閃石;其吸收光譜顯示與產自讚比亞和巴西的雲母片岩礦床的祖母綠類似,由於較高的鐵含量而在近紅外範圍內具有明顯的吸收帶。 SSEF主要基於詳細的痕量元素分析對這些新產區祖母綠進行產地鑑定(圖3)。

此外,與其它產區的祖母綠一樣,這個新產區的祖母綠中亦出現有經註油或註人造樹脂處理的情況。

圖2:來自埃塞俄比亞的祖母綠中,矩形-逗號形狀的流體包裹體。這張照片中呈現出的不同顏色是由於祖母綠的多色性造成的。圖片:M.S. Krzemnicki,SSEF
圖3:使用GemTOF激光剝蝕電感耦合等離子體飛行時間質譜儀測定出微量的硼和鋰元素的含量,並繪製的二維散點圖,對各產自於片岩礦床的祖母綠進行產地區分。圖:M.S. Krzemnicki,SSEF

來自北方的藍寶石

除了上述在埃塞俄比亞南部新發現的祖母綠外,幾乎同時,在偏遠的埃塞俄比亞高地靠近厄立特里亞Eritrea邊境,位於提格雷Tigray地區阿克蘇姆市Aksum附近發現了一個新的藍寶石礦床。這些藍寶石產出於次生沉積的粉塵砂礫層中,與非洲東非大裂谷北端的鹼性玄武岩相關。

據報導,這個新的礦床偶有大粒度和高品質的藍寶石產出。然而,作為非常典型的玄武岩產區的藍寶石,它們通常呈現較濃(甚至過深)的藍色調(圖4),因此需要(在斯里蘭卡或泰國)進行熱處理來優化它們的色澤和淨度。

圖4:來自埃塞俄比亞的藍寶石原石和刻面寶石。圖片:SSEF

SSEF選擇了一批這個新產區的藍寶石樣品並納入了標樣庫,同時對其中一些樣品進行了仔細的研究。這些藍寶石從包裹體,光譜學性質以及微量元素等方面和其他玄武岩產區(盧旺達,尼日利亞,泰國,柬埔寨)十分相似。而其與經典變質岩產區的藍寶石(克什米爾,斯里蘭卡,緬甸)則可直接通過顯微鏡觀察,吸收譜以及微量元素進行區分。

圖5:埃塞俄比亞高原的景色。圖片:S. Hänsel, SSEF
圖6:埃塞俄比亞玄武岩產區的藍寶石的紫外-可見光譜。圖片:SS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