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產出的阿富汗祖母綠

在歷史上,阿富汗便是一個著名的出產高品質祖母綠的地區,此處產出的祖母綠因其美麗的顏色和可觀的粒度而馳名業界。近幾十年來,儘管時局動盪政治混亂,這個地區最近再次開采出一批質量和粒度都極為搶眼的寶石。在過去的幾個月,SSEF便對其中的一些進行了檢測和鑑定。

圖1:2017年9月,經SSEF鑑定的新產出的阿富汗祖母綠(約1.5至6克拉),這批寶石有著極高淨度的。圖片:J.S Xaysonghkam. SSEF

M. S. Krzemnicki博士撰稿,最初發表在 Facette 24 (2018年2月)

在歷史上,阿富汗便是一個著名的出產高品質祖母綠的地區,此處產出的祖母綠因其美麗的顏色和可觀的粒度而馳名業界。近幾十年來,儘管時局動盪政治混亂,這個地區最近再次開采出一批質量和粒度都極為搶眼的寶石。在過去的幾個月,SSEF便對其中的一些進行了檢測和鑑定。在2015年12月佳士得香港的拍賣會上,一枚重約10克拉,來自潘杰希爾Panjshir礦場的絕美的祖母綠的成功拍出,象徵著阿富汗祖母綠復興的開始。

從寶石學的角度來看,我們認為來自阿富汗的祖母綠有兩種不同的類型,其一是在文獻中已有相當深入的研究的典型的阿富汗產區祖母綠(Bowersox等人,1991,G&G寶石與寶石學; Schwarz and Pardieu,2009,InColor)。其二便是與哥倫比亞祖母綠特性非常相近的新品種,後者大概在2017年初進入市場。據報導,這些來自阿富汗的新祖母綠類型是在潘杰希爾礦區裡的某個單一礦囊中被發現的,而這種新發現的阿富汗祖母綠對寶石學界和寶石鑑定所都提出了一些新的挑戰。它們有著卓越的品質和淨度,在許多方麵包括其顏色,都可以與最優質的哥倫比亞祖母綠一較高下。

2017年9月,SSEF即有幸對一組高品質的來自阿富汗的新類型的祖母綠進行了分析和鑑定,揭開她的神秘面紗,並最終釐清了區分該類型祖母綠與哥倫比亞祖母綠的產地的鑑定依據。

顯微鏡下觀察顯示,來自阿富汗的新類型的祖母綠有著與哥倫比亞祖母綠非常相似的不規則及鋸齒狀狀的流體包裹體(三相和多相)。並且常見有大量以祖母綠晶體的c軸的方向延長的非常細長的平行中空管狀包裹體(圖2),這些特徵很具有迷惑性,因為類似的特徵在哥倫比亞祖母綠中亦是廣為人知。而顯著的差異則是我們在所有的阿富汗的祖母綠標本中,並沒有發現明顯的(六邊形)粒狀紋理,這一特徵在哥倫比亞的祖母綠中卻是很常見的。我們僅在一枚阿富汗的祖母綠標本中,觀察到一種非常微弱且更類似於雪佛龍狀(Chevron-like)的生長紋理,同時還可觀察到幾個非常細小且呈折線狀的中空管狀包裹體(圖3)。

圖2:來自阿富汗的新產出的祖母綠,除了沿著c軸細長的平行空管狀包裹體,幾乎沒有其它包裹體。圖片:M.S. Krzemnicki. SSEF

常規的寶石學測試顯示,這些新的阿富汗祖母綠的比重大約為2.72,與哥倫比亞的一致,而折射率(大約從1.582到1.592)則略高於大多數哥倫比亞祖母綠。

其顏色是由微量元素鉻、釩和鐵所致,這與哥倫比亞祖母綠非常相似。當用X射線熒光分析儀ED-XRF進行測量時,我們發現最重要的差異是這些祖母綠中的鐵含量約佔0.3-0.4質量百分數wt%(以三氧化二鐵計),其數值明顯的高於哥倫比亞祖母綠的鐵含量(通常明顯小於0.1wt%)。鈧含量的變化範圍較大,從0.02wt%到0.14wt%,因此鈧的含量不能夠作為此類阿富汗祖母綠的化學成分特徵。

在這些新類型的祖母綠的吸收光譜中,可見光範圍內的吸收帶主要是由鉻元素和釩元素的吸收相疊加形成的。光譜中位於850納米處小的鐵吸收帶(圖5)是阿富汗祖母綠的特徵,而這通常不能在哥倫比亞祖母綠的吸收光譜被觀察到。

綜上所述,對阿富汗新發現的這些高品質祖母綠進行詳細的分析研究使得我們獲得了可靠的產地鑑定依據,能夠將此類祖母綠與哥倫比亞祖母綠進行明確的區分,並成為首家能夠給出此新類型祖母綠的產地的鑑定機構。但是,目前並不知道阿富汗是否會持續產出這類型的祖母綠,或者它僅是來自單一礦囊的一次幸運的發現。

圖3:阿富汗此新類型的祖母綠中的非常細微的雪佛龍狀生長紋理以及折線狀空管。圖片:M.S. Krzemnicki. SSEF
圖4:阿富汗新產出的祖母綠的X射線熒光ED-XRF光譜,類似於哥倫比亞祖母綠,但其中鐵含量明顯較高(0.359 質量百分比wt%,以三氧化二鐵計)。圖片:J.Braun. SSEF
圖5:使用SSEF便攜式紫外-可見光-近紅外吸收UV-Vis-NIR光譜儀收集的阿富汗新產出的祖母綠的吸收光譜。這些祖母綠在近紅外波長約850納米處可觀察到特徵的小的鐵吸收帶。圖片:M.S.Krzemnicki. SS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