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帕拉依巴礦區考察之旅

2017年10月, SSEF寶石學家一行人有幸探訪了巴西的一些帕拉依巴碧璽礦場,並實地調查走訪了在帕拉依巴州和北里約格朗德州Rio Grande do Norte帕拉依巴碧璽的採礦程序、揀選方法、切割工藝以及貿易活動,獲得了諸多來自當地的第一手資料。

圖1:經SSEF鑑定的近10克拉優質帕拉依巴碧璽。圖片:V.Lanzafame, SSEF

亞歷山大·克魯姆(Alexander Klumb)撰稿, 最初發表在 Facette 24 (2018年2月)

對於寶石鑑賞家和寶石學家來說,“帕拉依巴Paraíba” — 含銅和錳的鋰電氣石(碧璽Elbaite)– 是靈感的繆斯,是純美的縮影,是一抹令人難以置信的色彩。自上世紀八十年代末於巴西的帕拉依巴州發現以來,業界和大眾一直為之傾倒。時至今日,這個地區依然產出著一系列艷藍色(至綠色)的世界上最優質的碧璽,在商業上亦稱它的顏色為“電光藍”或“霓虹藍”。

帕拉依巴碧璽,最初由探礦者埃托爾·迪馬斯·巴爾博薩Heitor Dimas Barbosa於1989年在巴西東北部帕拉依巴州的聖荷西·巴塔利亞(São José da Batalha )附近發現。由於其充滿活力,超乎自然的顏色和稀少的產出,一經面世便立即在市場上引起了轟動。至今,高品質的帕拉依巴碧璽依然備受推崇,是世界上最為夢寐以求的寶石之一。

2017年10月, SSEF寶石學家一行人有幸探訪了巴西的一些帕拉依巴碧璽礦場,並實地調查走訪了在帕拉依巴州和北里約格朗德州Rio Grande do Norte帕拉依巴碧璽的採礦程序、揀選方法、切割工藝以及貿易活動,獲得了諸多來自當地的第一手資料。這是一個能夠詳細研究帕拉依巴碧璽礦區的地質背景,並收集第一手樣品的大好機會。正如我們親眼所見,這些區域還產出許多其他令人驚嘆的寶石,其寶石產出的多樣性不僅僅局限於“帕拉依巴碧璽”。

圖2:在通往巴塔利亞礦的道路上,聖荷西·巴塔利亞村入口處的標誌。從左到右:塞巴斯汀·漢賽爾,亞歷山大·克魯姆和王昊博士。

SSEF瑞士珠寶研究院的王昊博士、塞巴斯汀·漢賽爾Sebastian Hänsel和亞歷山大·克魯姆Alexander Klumb在實地考察期間,非常幸運的得到了十分了解這個區域的卡羅·索瑪Carlo Somma先生的嚮導,他對此次礦區考察的幫助匪淺。

圖3:位於聖荷西·巴塔利亞São José da Batalha(帕拉依巴Paraíba)村附近巴塔利亞礦Batalha一覽,該村於1989年發現第一批帕拉依巴碧璽。此處曾產出史上最為美麗令人驚豔的帕拉依巴寶石。圖片:A.Klumb, SSEF
圖4:穆隆古礦(北里約格朗德州)地貎,是我們考察期間唯一尚有少量產出的帕拉依巴碧璽礦床。圖片:A.Klumb, SSEF

為期一周的實地考察裡,我們參訪了幾處著名的帕拉依巴碧璽礦床,它們分佈於晚元古代變質岩厄瓜多爾地層中含有寶石的偉晶岩里,如靠近帕雷利亞斯市Parelhas的穆隆古Mulungu礦(也稱為卡波拉耶Capoeira,博凱朗津尼奧Boqueirãozinho,或CDM礦山),它是目前唯一仍少量產出帕拉依巴碧璽的礦床。

圖5:由於裂理高度發育,巴西的帕拉依巴碧璽晶體幾乎​​總是小於一克拉,如圖所示,同時產出有許多不同顏色的碧璽。圖片:A. Klumb, SSEF

在野外考察期間,特別有趣的是看到了不同的寶石開採技術,從小型礦山的簡單手工採礦到機械化大型礦山開採,不一而足。總而言之,此次巴西之旅讓我們留下深刻的印象,這片地區發出的熠熠光芒顯然超出所產出的寶石本身,豐富的寶石礦產也影響著日常生活的諸多層面,大部份的帕雷利亞斯市民都從事著寶石採礦或交易相關的職業。非常感謝礦主和貿易商們,他們慷慨地敞開大門讓我們參觀採礦工作並向我們展示他們收穫的寶石。特別感謝卡羅·索瑪Carlo Somma先生,塞巴斯汀·費雷拉先生Sebastian Ferreira和尼爾森·奧利維拉先生Nelson Oliveira先生對本次實地考察的支持和安排。